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是多少
 

电子邮箱

密码

注册 忘记密码?

浴血桐柏山(三十二)
来源: | 编辑:cnyshorg | 发布时间: 2018-01-25 | 33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清早。
周振辉还没起来,电话铃便急促地响了起来。他睁开眼,瞥了瞥腕上的表,拉了件衬衣笼上,边起身便咕咙着:“谁来的电话?这么早。”。
他进了客厅,拿起话筒,生怕惊醒父亲,轻轻“喂”了一声。老爷子昨夜回得忒晚。
?#33489;?#27809;有声音。
周振辉稍稍提高音量又“喂”了一声:“说话呀!”
?#33489;?#36824;是没有声音。
周振辉疑心是民间找他告状的什么人,又“喂”了一声,放?#27827;?#27668;道:“我是县长周振辉,你是谁,请说话——”他瞥了瞥?#33489;?#38376;。
?#33489;?#20381;旧没有声音。
“如果你不方便留下名姓,就说事实好了。我是周撮辉,请说话。”他听了听,?#33489;?#32456;于说话了。“哦,杨先生啊,有事吗?现在?现在就来?好的,我就来。”
他搁下话筒,周骏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,从卧室走了出来:“是杨先生?”
周振辉忙着刷牙、洗脸:“嗯,让我现在就去宾馆,大概是想走了。”
周骏肯定地:“走’不会!”
周振辉一边刷牙一边拧过脸来:“那还会有啥事?这么早就叫我去。”
“去了才知道是什么事。”周骏在客厅里活动着身子,还相当灵便,全然不像八旬老翁。
周振辉洗漱罢,穿上长裤,系上领带:“实在不懂你们三个老头儿在闹啥名堂,现在又加进个雷老,更热闹。”
“还有你婶子,我们是生旦净末丑都不缺,就等你上场。”周骏弦外有音地说。
周振辉笑了笑:“我早有过预料,我是跑龙套的,配角。”
“有些戏。配角不出场,就收不了?#30465;!?/span>
周振辉出门又叮嘱着:“爹,这回你多住几天再走。”又叫妻子快起来,宋怀瑾在卧?#20381;?#24212;着“起来了,梳头呢。”她严禁公公在外吃早点。
周骏心里好难受:“我不走,过两天再走。”
周振辉出了门又返了回来,周骏已拿起?#20439;?#19978;的报纸: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
周振辉取了两包茶?#21486;骸?#26472;先生既然要走,给他带点桐柏山?#20843;?#24088;玉叶”茶,让他喝茶时还能想起桐柏。”
“恐怕用不着,”但周骏旋即又挥了?#37038;鄭?#24102;着吧,你送什么他都会高兴。”
“我是桐柏新一代政府官员,一个小小的举动,他也许都把它看成是政府作出的某个姿态。我给他们父女俩留下的初步印象可能还不算太坏。”周振辉自信地说,当然是按照他自己的理解。
“?#19994;?#21360;象最差!我算是对他?#20146;?#19981;礼貌的一个。”周骏毫不掩饰。
“至少他女儿是这么认为。”周振辉也不隐瞒。
“可我老爷子也是在替桐柏的开放引进帮忙,而不是添乱。”周骏含蓄地笑了笑,有点儿心酸。
“我可没认为你们?#29238;?#32769;头儿在添乱,但帮忙的效果暂时还不明?#28020;!?#21608;振辉耸耸肩。
周骏朝着阳台走去:?#20843;?#20197;,我和你叔你婶都一致推举你这个主角出场。”
淮源?#24613;?#39302;一楼大厅里。
杨鼎早就叫起女儿,说周先生要来。杨依依还蒙在鼓里,心里犯嘀咕。杨鼎打完电话就下楼,在大厅里恭候。他一眼看见周振?#28304;?#22806;面进来,忙上前抓住周振辉的一只手:“周……周先生。”目光从上到下,又从下到上,反反复复地看着他,看着自己的儿子!几乎一下子就从他身上?#19994;?#20102;哲萍的影子。那眼睛,那鼻子,那笑,那身架,都带着亡妻的神韵,杨鼎不禁又盈了满眶泪水,忙赶把它擦掉,泪涩涩地笑着。
周振辉简直大惑不解:“杨先生,这么早,有什么事吗?”
“我们上去,先进屋。”
但进了父女俩下榻的客房,杨鼎?#24597;?#20102;一通,请坐、喝茶,又没有下文了,一副惶然模样。
周振?#28304;邮?#25552;袋里取出茶?#21486;骸?#26472;先生,这是我们桐柏出产的绿茶,请您品尝。”
杨鼎连声道谢,杨依依过来收起茶叶。周振辉一扭头,发现杨鼎又用那种古怪甚至有点痴迷的眼光在打量自己,便轻轻叫了一声“杨先生”。大概想说走又开不了口吧?他想。
“噢……噢噢,喝茶,周先生请喝茶。”杨鼎说罢,慌里慌张跑出客房,在走?#35272;?#21483;着“依依,依依”。仿佛有什么急事。
杨依依闻声进?#20439;?#36947;:“爹地,什么事?”
“周……他今天这么早来?#27425;?#20204;,还带来这么贵重的礼物,第一次见面,你应该对人热情些。”杨鼎语无伦次,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,他实在是乱了方寸。
“爹地,你怎么啦?周先生不是常来吗?今天又是你一大早打电话叫他来的。你想跟他谈什么,你得开口哇,光我热情有什么用,是你打电话叫他来的。”杨依依说。
“对,对!”杨鼎又慌里慌张回到房里,可一见周振辉,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还是周振?#28304;?#30772;了沉默:“杨先生叫我来,是——”
“哦,哦,我?#24515;?#26469;则想告诉你……”他说不下去了,端起茶杯,求?#20154;?#22320;看着杨依依,周振辉疑惑地看着他,杨依依用困惑的眼神看了看父亲:“昨晚你睡得很晚。”
杨鼎这才?#20174;?#36807;来:“是这样的,昨晚你爹他们三个来这……”他又显?#27809;?#24352;起来。
周振辉有些警觉:“他们来说了些什么?”
“很多。噢,我决定在桐柏投资了!”杨鼎总算镇静下来了。对,他得助“儿子”一臂之力!
“杨先生打算在哪方面投资?”周振辉不禁有些惊喜:老爷子他们真厉害!自己刚才还在指责他们帮忙没有明甚的效果哩,嗨——
“除了教育,其他还想找一两个投资项目。有关投资项目的洽谈,依依完全可?#28304;?#34920;我,劳驾周先生多多费心,给她全面介绍有关情况。”
杨依依插了进来:“爹地,你真决定在桐柏投资哇?”她的语气显得严厉。
杨鼎朝女儿摆摆手:“这个?#31570;?#29992;再考虑了,我们杨氏,应该助你这个县长大哥一臂之力,否则,太对不起桐柏的父老乡亲!”
“谢谢,杨先生能作出这个决定,把桐柏的父老乡亲铭记心中,我表示感谢。杨小姐打算考察哪个部门、哪个行业,请随时通知我。对教育的投资,直接回报率很低,我们可以考虑在其他投资项目方面给予补偿和政策优惠,比如阶段性的部分减免利税,总之,不能让投资者吃亏。”他就有关优惠政策作了些?#24471;鰲?#35299;释。
周振辉要走,杨鼎又挽留:“别走,再坐坐。”
“爹地,人家周先生还有事呢。”杨依依道。
周振辉急于想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给几位老人,天知道这几位“老革头”对杨鼎施了什么魔法?眼睛一眨,老母鸡变鸭,嘎嘎嘎叫起投资来了!
“是呀是呀。你爹和李叔他们还在城里么?”杨鼎问周振辉,这也是明知?#39280;?#30340;废话。
“在。爹每次来桐柏,要不他去?#37038;?#23703;,要不就把虞侯叔叔接到城里来,再忙两人也得见见面。”周振辉解释。
“我想请他们吃顿便饭,不知道他们?#31245;?#24847;来?”杨鼎踌躇道,“没别的意思,三哥六哥,是?#19994;畝魅耍?#19968;顿饭,不足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。”
周振辉倒也爽快:“那行,我替您转达。”
杨鼎微笑着看定周振辉:“你也来。”
“我?我就免了吧!”
“那不行,你必须来——”
“好吧,什么时间?”周振辉?#30465;?/span>
“今晚怎么样?”
周振辉走后,杨依依见父亲精神矍铄,容光焕发,一会儿满面笑容、踱到窗前目 留目 留,一会儿又拿起那张桐柏县地图看看,那?#20013;老?#21644;悦愉,溢于言表。
“爹地,投资教育这个决定,您是不?#20146;?#24471;太草率,单说捐建一个物理实验室一个化学实验室,没个二三十万拿不下来。”杨依依提醒父亲。
杨鼎看了女儿一眼,想起六哥说的父女之间太缺少沟通和交流,停止了踱步,用少有的温询语气道:“你看看这枚失而复得的戒指,它是你爷爷奶奶唯一的也?#20146;?#29645;贵的纪念品,虽然价值连城,经过了好?#29238;?#20154;的手却没有一个人心动。还有你哥哥、你同父异母的哥哥,我逃离桐柏时他还不满周岁,有个叫刘烈英的女人,冲破特务、保安团的重重包围,把他救了出来而牺牲?#20439;?#24049;的牲命。如今你哥哥已长大成人,当上了桐柏县?#21335;?#38271;,?#25512;?#36825;,我们杨氏还不该往桐柏多投点资吗?”
“什么?周县长是我哥……”杨依?#26469;?#24778;。
周振辉家中。
周骏与李虞侯一个坐在茶几的这一边,一个坐在茶几的那一边,边下象棋,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。吴妹作为全权代表去参加那部书的审稿会,并带去了李虞侯的书面意见,他是特意到振辉家陪周骏的。
“老周,该跳马。你好像有点五心?#35805;?#21738;。”李虞侯看着周骏道。
“说真格的,我这心里还真惦着振辉,怕姓杨的跟他把话给捅穿了,振辉心里难受。”周骏皱着眉头道。
李虞侯又开起玩笑来:“那可难说,没准振辉还跟着人家杨鼎去香港呢。”
“去去去,知子莫若父!把杨鼎降个级别也得摊上个逃兵,他‘逃兵’能跟我‘儒将’周骏相比?你也太小瞧我这个小儿子的档次了吧?”周骏认真起来,“振?#28304;?#37324;到外像我,不像他——”
李虞侯收敛起笑容:“难受怕是要有一阵子的,谁碰上这事儿都要难受,关键是难受完后,振辉肯不?#20808;?#20182;。振辉不?#20808;?#20182;,杨鼎又?#19994;?#25105;们怎么办?这解铃还得系铃人嘞!”
“那我可管不着,我赔了夫人又折兵,还要管他媳妇生不生孩子呀?”周骏嚷了起来。
“他现在身份不一样。港商——冲他过去真?#29616;?#25588;过革命,我们还是要做到?#25163;烈?#23613;。这事儿,你不也在心里压了几十年?能在闭眼之前把这事儿?#30331;?#26970;,对我们也是一?#32440;?#33073;。”
“话是这么说,可谁舍得振辉那样的儿子,怀瑾那样?#21335;?#22919;,周趔周喆那样的孙子呀!”周骏有些感伤。
李虞侯又开起玩笑来:“要不,打个电话告诉杨鼎,我们弄错了,振辉不是他儿子。”
周骏指着李虞侯道:“你又来了?军中无戏言罗,还能不兴我难受几分钟呀?罢罢罢,不提这事儿,下棋。该谁走啦?”
周振辉满面春风回到家中:“爹,李叔,下棋哇。杨先生答应在桐柏投资了!姜还是老的辣!如果桐柏这项外资引进成功,对全地区都是一个激励,你们四位老同志要记头功!”他把杨鼎的许诺跟两位老人学说了一遍。
李虞侯一直盯看着周振辉:“就谈这?”
周振辉喜孜孜地:“对呀,这还?#36824;?#21527;?”
周骏手里捏着一个棋子,眼睛看着儿子:“他没说点别的?”
周振辉有点奇怪:“没有哇!”他看看两个老人,“你们怎么了,这么瞧着我?”
李虞侯赶紧收回目光:“噢,没什么,没什么。老周,咱们接着下,快走哇,该你了。”
周振辉想起杨鼎的邀请:“对了,杨先生请你们晚上去?#33489;梗?#25226;我也拉上了。”
周骏拿不定主意:“去吗?”
李虞侯拿起一个棋子,“?#23613;?#22320;一放:“去!卒拱车!干嘛不去?”
周振辉拿起一只编织袋:“李叔,中午就在我们家陪?#19994;?#21917;一盅,我去买点菜。”说罢兴冲冲地走了,那脚下颤悠悠地带者弹?#28020;?/span>
周骏?#20102;?#30528;:“杨鼎看来不敢跟振辉把话挑破。”
“他害怕振辉不认他这个爹,给他一个下不来台。”李虞侯一语中的。
周骏面有?#30631;?#20043;色:“也不知振辉是不是有所觉察?”
李虞侯摇摇头:“不会,再聪明的人也不会觉察,谁会平白无故地往自己的身世方面?#20063;?#24819;啊!”
“你?#27425;?#20204;是不是该帮小鼎子?#35805;?”周骏?#30465;?/span>
“有道是送人?#20498;澹?#28385;手余香,已经走了九十九步,就剩这最后一步了。”
“今晚我们看情况,如果杨鼎还是不敢开口,我们就把这层纸捅破。”周骏下定决心道。
晚上。
淮源?#24613;?#39302;带空调的雅厅里,杨鼎点了一?#38647;?#21517;贵的菜,?#19978;Ю状?#21516;和吴妹都因参加审稿会议不能来参加这个晚宴。按照李虞侯的提议,旁边一张桌子上,还?#24613;?#20102;宣纸、毛笔和国画颜料,?#24613;妇?#37219;耳热时即兴挥毫的。
杨鼎请服务员开了那瓶茅台酒,给周骏、李虞侯斟满。他握着?#30772;?#36716;到周振辉位侧,正欲给他斟酒,却被周骏伸手拦住:“这成?#32705;?#32479;?振辉,你来倒!”
杨鼎愣住了,有些不解地望着周骏。
周骏把他拉回座位:“你坐下,桐柏没有父辈给晚辈斟酒的规矩,尤其是第一巡。”
周振辉忙站起身:“应该我来,”他拿过?#30772;浚?#32473;杨鼎斟上酒,发现老爷子还攥着杨鼎一只手。
杨鼎体会到三哥此举的用意,眼里不禁有些湿润,他掏出手绢,往眼角擦了擦。周振辉略有些窘,他给杨依依斟满酒:“你我平辈,女士优先,”又对杨鼎道:“杨先生是不是有点不舒服?
怎么又掉泪了?”
杨鼎忙掩饰道:“哪里,我是激动,四十多年没跟三哥、六哥在一起喝酒,今日皓首相聚,我杨鼎已是两世为人。承蒙两位大哥不弃,这杯酒,我先敬三哥、六哥——”
周骏端起酒杯:“干——”
三人一饮而尽。
周振辉又给?#39749;?#38754;?#32610;?#19978;酒。
杨鼎举起酒杯:“这第二杯酒,我要与在座的周先生共饮。”
周振辉躬身道:“应该是我敬你杨先生,感谢你对桐柏的经济发?#24618;?#19968;臂之力。”
杨鼎犹豫了一下:“就为这,那我?#32531;取!?/span>
周振辉机灵地:“那就祝杨先生身体健康、万事如意吧。”
杨鼎略一迟疑:“行,我喝,还要加上一条,家庭美满团圆。”
周骏和李虞侯对视了一下,连同杨依依,四个人的目光都一起投向周振?#28020;?/span>
周振辉无?#36745;?#21516;之理:“对,家庭团圆美满。”与杨鼎一饮而尽。周振辉又要给杨鼎?#21653;疲?#34987;杨依?#35272;?#20303;:“不行了周先生,爹地他不能再喝了。”
杨鼎站起身来:“什么??#19994;?#23478;庭还没有团圆呢,满上!”
杨依依瞅了周振辉一眼,有些?#36745;?#22320;对父亲道:“你从来都不胜酒量,别再喝了。”
杨鼎挥?#37038;鄭骸?#20170;天怎么喝都不为过,?#21653;啤!?/span>
周振辉给杨鼎把酒斟满,他又一次冲周振辉举起酒杯:“来,祝我们家庭团圆美满。”
但杨鼎“乒”地与他碰了一下杯,先自一饮而尽,周振辉只得陪他饮了此杯。杨鼎始终只敢打擦边球,而不敢把话挑明,划拉着一只手道:“再倒!”
杨依依制止地:“爹地——”
周振?#33489;?#35273;杨鼎有些反常,为难地看着周骏与李虞侯。李虞侯想:也许酒能给杨鼎?#36710;ǎ?#36930;冲周振辉道:“难得杨先生如此有兴致,给他倒吧。”
周振辉给他倒上酒,正待坐下,杨鼎?#35805;呀?#20182;拦住:“干嘛?我和你还没喝完呢,这第三杯酒,祝你永远永远幸福快乐……”他的语气已透着哽?#21097;?#37027;?#20973;?#23601;要上来了。
周振辉有点不知所措,他把求助的目光抛向两位老人。杨依依已经离开座位,踱来踱去冲杨鼎横眼睛。周骏冲儿子点点头,周振辉只得又陪杨鼎饮了这一杯。
周骏何尝不想给杨鼎壮?#36710;?他虎地站了起来,举杯道:“难得?#35834;?#20170;天这么爽气,来,三哥敬你一杯——”
杨鼎一连同周骏、李虞侯又饮了一杯。李虞侯冲周振辉道:“我和你爹?#20439;啪菩送?#28857;儿笔墨游戏,你陪着杨先生,一定要保证他喝好,他有一满肚子话要跟你说。小鼎子,酒后吐真言,你有啥话,振辉是个晚辈还能不洗耳恭听?”他拍了拍杨鼎的肩膀,杨鼎已经连眉梢上都是汗了。
李虞侯与周骏离开酒席,有意给那打闷葫芦的父子俩提供一个交心的机会。李虞侯是?#22351;?#38738;高手,他的中国画花卉,?#33489;?#39592;、气势见长,无论藤本、木本,自他笔下出来,无不铮铮然有欲月凌云之姿,却又天然神秀、活灵活现。行医这些年,常有人远道来找他索画。
中国画是讲气的,他屏神静气,手握毛笔,在墨盘里饱蘸墨汁,气起丹?#38126;安?#36461;蹭蹭”。将笔锋笔肚在磁盘中顿成一支发裂的枯笔,“刷刷刷”在宣纸上拖出一根枯干。果然力透纸?#24120;?#26377;实有虚,有皴擦也有飞白!再?#36824;还?#32454;毫,连圈带勾,却是枯木逢春的一段老干,周骏在一旁拍案叫好,嚷得山响。
那边,杨鼎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,他用发红的眼珠看定周振辉,周振辉也用朦胧的醉眼迷惑地看着他。双方已经只隔着一层纸了!
杨鼎口舌不清地:“周、周先生,别这样看着我,中国有句成语叫叫悲、?#27493;?#21152;、加,你懂不——懂?我现在的心情就、就、就是?#32570;?#21448;喜。悲的是你娘——死得太早,喜的是你、你还活着……”
“?#19994;?#28982;活着,要不就没有今天这场事了。”周振辉笑着说,他也有了三成醉意。
“不是,不是。”杨鼎吃力地晃动着一只手,“你就像——不,就是?#19994;?#20146;儿子……”
“爹地,你喝醉了。”杨依?#32769;?#19978;来阻止他。
杨鼎推开女儿:?#30333;?酒醉?#25343;鰨?#20154;生难得几回醉,酒、酒不醉人?#20439;浴?#37257;,酒是虎狼翼,一醉胆气生——儿子,爹敬你一杯!”他抖?#31471;?#32034;举起酒杯,两眼?#20415;?#24867;瞪着周振辉,“这是咱爷俩、第一次在一起喝喝酒,喝?#25319;?#22242;圆酒!干、干——”他颠颠?#20301;?#22320;举起酒杯。
周振辉苦笑:“杨小姐,你爹地真醉了!”
杨依?#35272;?#20919;地:“他有了酒意,可心里是清楚的,你是张哲萍的儿子,也是他的儿子,在座的人除了你,都是清楚的”
“你说什么——”周振辉勃?#32531;?#21483;了一声,满脸红涨着,醉意全消。杨鼎不自禁地抖了一下,杯中的酒洒进了?#35828;?#37324;,他吃惊地看着周振辉,酒似乎醒了?#35805;耄?#26377;点儿胆?#21360;?/span>
“我没有瞎说,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。不信,你可以问他们。”杨依依抬手一指正在挥毫疾书的周骏与李虞侯。
周振辉怅怅地睃了杨依依一眼,?#20439;啪?#26479;朝邻桌冲去。李虞侯已经完成了那幅《紫荆花树图》,正搓着两手,饶有兴致地看着周骏往画上题字。书、画、印,中国画中这三者缺一不可,并有许多的讲究。而这幅画的题头,周骏刚写罢一溜小字:“赠弟侄克瀛共勉”。
周振?#28304;?#27493;走过去,扯着李虞侯道:“李叔,他们说的是真的?”
李虞侯不假思索,冷竣地看着周振辉道:“当然是真的!你本不是周骏、刘烈英的儿子,你是杨鼎、张哲萍的儿子。你父亲现在既然回来了,我们不能不告诉他真相。这件事本来应该早点告诉你,可我们也有?#22016;?#21644;难处。”
“什么,李叔,请你再说一遍!”周振辉惊愕、木然地说。
周骏抬起头:“这是真的,你姓杨,不姓周。你的真名?#37266;?#20811;瀛。”
周振辉手中的酒杯应声失落画桌,酒杯碎裂,碎瓷纷飞,有的落进墨盘,有的落到地上,酒液全溅在画上,茅台酒的芬芳,立刻渗进了一嘟噜一嘟噜饱绽的紫荆花里。墨迹未干的题字,着酒一浸,立刻泛了,胖了,笔画的周遭模模糊糊的,像丝?#20808;?#23376;,像?#31384;?#25512;出的刨花,像花瓣飞人草?#28020;?#21608;骏冷静地瞧着“儿子?#20445;?#24378;忍着痛苦,眼圈竟渐渐红了。
“振辉,你冷静点!”李虞侯的声音透着严厉。
“我没法冷静!你们瞒了我四十年,连?#19994;?#36523;世都不敢告诉我,连生?#19994;?#29241;妈都不让我知道!你们的英雄气到哪儿去了?”
“振辉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可……”
“是的,我挺难受,我,更替你们难受!”周振辉泪眼涩涩地看着两位老人,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凄怆:“你们辛?#37327;?#33510;养育了我,几十年来,培养我上大学、入?#24120;?#25104;为党的一名县级干部,恩重如山!今天,你们把我出生的真相告诉我,说我不是周骏的儿子,是……是港商的后人,你们叫我?#25105;?#22238;报养育?#19994;?#22823;恩大德?”说到这里,周振辉的喉管有些哽?#21097;骸拔业?#19968;次听说?#19994;?#29983;母是张哲萍烈士,我为有这样一个革命烈士母亲感到自豪,她为桐柏的解放事业、为新中国的建立流尽?#20439;?#21518;一滴鲜血,然而,对于杨鼎先生,从改革开放的大?#32440;玻?#25105;支持他到桐柏投资,把他作为我们桐柏的尊贵客人。但,他毕竞是一个临阵脱逃的人,不仅有愧于革命事业,还有愧于?#19994;?#29983;身母亲,如今要我认他为父,我……我难以?#37038;堋?#35828;着,他拉开雅厅的大门,走了出去。
“周先生——”杨依依看了喑然若失的父亲一眼,叫喊着追了出去。
周骏与李虞侯交换了一下错愕的目光。周骏“?#21462;?#20102;一声,把手中的毛笔戳进墨盘,正欲追出去,杨鼎转身拦住他们:“三哥六哥……”他?#36865;?#36330;倒在地,便大放悲声,“他不?#20808;?#25105;,他不?#20808;?#25105;这个——爹呀,呜呜……”
“起来,成?#32705;?#32479;!”周骏跺?#25319;?/span>
“我还以为你只是听见枪响就腿肚子发软,原来你在每一个关键时刻都如此软弱。看来,你这个懦夫是当定了。”李虞侯也已怒形于色。
杨鼎号泣着:“三哥、六哥,看在我们过去结拜?#20540;?#30340;份上,看在死去的哲萍份上,你们帮我劝劝振辉吧!我已经快入土了,依依患了癌症子宫摘除不能生育,杨家已经绝后,绝啦——这都是我作的孽留下的报应呀,呜呜……”
李虞侯无奈地摇摇头:“当年哲萍临下山前,千叮嘱万叮嘱,让我不要告诉克瀛,他爹是个可耻的逃兵,说起来,我们还违?#27785;俗?#24049;的?#20449;的亍!?/span>
“振辉那儿,我们可以帮着劝说,但主见还得他自己拿,我们不能拿枪逼着他认你这个爹。”周骏说罢,怒冲冲追了出去。
杨鼎频频以头触地:“谢谢三哥,谢谢六哥……”
李虞侯望着他颤巍巍的身子,一只手扶着?#29031;齲?#20280;出一只手去扶杨鼎,嘴里道:“?#35834;?#20320;别这样,你越这样我心里越难受。你的脱逃也好,哲萍的牺牲也好,乃至你们父子今天的不能相聚
相认,不都是因为?#34915;穡?#19981;都是因为六哥这条?#36865;取?#20320;们夫妇临危受命、都参加了那支护送的?#28216;?#21527;?我去说服振辉!我一定要说服振?#28020;?#20182;一踮一踮朝门外走去,但没走出几步,便身子突然往后一仰,倒在地上,?#21596;?#36807;去。
杨鼎见状大惊,他跪爬到李虞侯身边,摇撼着他,叫喊着“六哥你怎么啦’六哥你醒醒……”


《浴血桐柏山》--李兴功
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是多少 龙虎斗电子 西班牙人生活英文 快乐十分走势图天津 疯狂百搭电子游艺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 卡五星麻将下载 网上棋牌赌博是真的吗 ac米兰和热那亚 狼队游戏视频 甘肃快3开奖l结果